锄禾日当日,汗滴禾下土,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

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。

日出劳作何如此,养家果腹穿衣足。

牛困人饥日已高,市南门外泥中歇。

坐卧身多倦,经行骨渐疲。

酒困路长人欲睡,日高人渴漫思茶。

艰难苦恨繁双鬓,潦倒新停浊酒杯。

四海无闲田,农夫犹饿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