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说:新民晚报新民网独家专访词曲作者 新民晚报新民网 萧君玮 摄

  【相关链接】解读:为何张士超拿走了钥匙能成为“神曲”?

  【新民晚报?新民网】音频火爆朋友圈后,新民晚报新民网第一时间联系了词曲作者金承志,于昨日(1月15日)下午在巨鹿路上一家咖啡馆进行采访。而据金承志说,这两天相约采访他的媒体已经达到了十几家。

  “网友实在太厉害了,不知道怎么弄到的我的微信号,好多人加我就说,‘我也是华师大的女生’,还附上了照片。”这个1987年出生,还不到30岁的音乐人笑得有点花枝烂颤。

  他的开场白也很有意思:“好多人大概以为这是一个劈腿的故事,真相其实是一个‘基情’的故事,我需要道歉,他(张士超)其实是个很nice的人。那时候他是我室友,曲子里那个骂他带走钥匙的人,就是我自己……”

  小新:张士超是谁?他真的带着华师大的女生去闵行了么?

  金承志:张士超其实是我一个哥们,关系非常好。那时候我和他合租,我们还在上音读书,住到了五角场附近,这些地点都是很真实的。这是一件真实发生的糗事,当时我没带钥匙,结果找不到钥匙,给张士超打电话,他怎么也不接。这个曲子里的故事算是源自生活,高于生活。但这最终是一个HappyEnding,他把钥匙给我送回来了(后经张士超回忆是金承志自己打车去拿的钥匙,200多块钱)。

  这些网友也是太厉害,根据曲子里的歌词判断,问我是不是住某某小区?我真是哭笑不得。时隔几年,我把糗事拿出来写进曲子,本来是想做好玩的套曲。把几个朋友特别矬的事情,写成音乐。用自己的方式去记,记录自己这种特别乱七八糟的时光。

  小新:不说搞怪的歌词,谈谈作品本身?

  金承志:这是一个四到八声部的合唱作品,去年11月前后写的,写好还给张士超看过。合唱表演本身不插电,一架钢琴,一个非洲鼓,每个人一个卡祖笛就是全部了。我们乐团有40个人,刨去歌词不谈,这是一个很完整的作品。我是学指挥的,作曲是我的一个爱好,到现在为止写了近一百部合唱。

  小新:现在做什么工作?

  金承志:我现在是自由职业者,靠作曲和指挥赚钱。这次火得有点莫名其妙,昨天录音出来以后,一开始就是小圈子里在转,但后来就有人看到有网络大V在转。转了一圈势头不对,有点太火了。我在今天1点前还是非常的郁闷,在安慰张士超。张士超后来说,他去菜场买菜,后来也被认出来了。

  小新:彩虹合唱团是怎么回事?演出的都是这样搞怪的作品么?

  金承志:这个合唱团是2010年成立的,现在的团员有40多人,年龄都在二十多岁,最小的18岁。合唱团每周一次排练,我们最大的特点,就是没有半点资助,全自发。这次排练音乐会,其实前半场都是严肃的作品,最后是想让大家开心一下,搞怪一下。排《张士超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可爱、很好玩,唱得也很开心。音乐编曲里也有各种致敬,有向《射雕英雄传》致敬的,有向昆丁致敬的,也有向游戏致敬的。

  现在红得程度,让我有点措手不及。我们不会去参加什么选秀节目,不想成为搞怪合唱团。我们的音乐离不开音乐厅,希望有9分的严肃和1分的幽默感。

  让采访告一段落的,是张士超本人的一通来电,金承志走出咖啡馆外接了一个相当长时间的电话。回来后说,张士超释然了,看来,这对好基友最终还是能够“再续前缘”了。(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 萧君玮)